返回林冲夜奔 — 你们就作吧
首页 > 娱乐资讯 > 最新电影资讯 > 动作电影  »  林冲夜奔 — 你们就作吧

林冲夜奔 — 你们就作吧

字节: 共 15523 字节数

作者:纸非鱼

浏览:

简介:林冲夜奔 — 你们就作吧,话说在前面,有一段算一段,谁知道下一段有没有捏?男儿脸刻黄金印,一笑心轻白虎堂。“你们就作吧,你们今天挥霍的,昨天烂透的,明天全得还回来。”刺杀学专业的高老头这么说的时候,林冲正琢磨着今天晚上吃什么,当然了,他要知道义正辞严的高老头明天会一丝不挂地死在培训中心的床上,身上被人戳了十七个三角形的洞,没

  • 林冲夜奔 — 你们就作吧 ,影视资讯头条正文

林冲夜奔 — 你们就作吧

话说在前面,有一段算一段,谁知道下一段有没有捏?

男儿脸刻黄金印,一笑心轻白虎堂。

“你们就作吧,你们今天挥霍的,昨天烂透的,明天全得还回来。”刺杀学专业的高老头这么说的时候,林冲正琢磨着今天晚上吃什么,当然了,他要知道义正辞严的高老头明天会一丝不挂地死在培训中心的床上,身上被人戳了十七个三角形的洞,没准儿他这会儿能多端详记忆这位御前突刺学院”枪矛泰斗“高老爷子在课堂上最后的风采。

林冲所以选择了枪矛专业,原因很简单,学院的教头说,近身厮杀,刺戳比劈砍有优势。按理,以他这样颇阴损的性格,选修弓箭或者飞刀类暗器最佳,但他是个近视眼。想来想去,枪这玩意儿比鞭、锏、锤、抓都长,比方蛇矛就有一丈单八寸,当然还可以特别定制,能达到一丈二尺。(非有人梗着脖子说:胡说,当年燕人张飞手持丈八蛇矛,丈八,不是一丈八尺?不是,真要一丈八尺,自己就得哭出来。忒长。)有这个长度,坐在酒店里面抬手就能把门外的人干掉,而且这么长的枪,比起同样尺寸的刀、叉、鎏金镗来,分量上轻很多,灵活性上有保障。用这样的家什与敌人对阵,安全。至于对方要是也用这么长的家伙,而且力大无比该怎么办,他也考虑过——立马开溜,能跑多快跑多快。

所以,林冲觉得自己将来的绰号可以叫”长枪”。大刀关胜,长枪林冲,双鞭呼延灼,铁棒栾廷玉,可以并称”世间四绝“,听着就很吊吧

林冲能落在御前突刺学院归根结底并不是枪术多么精湛,细推起来得追溯到他爹林教头身上。林冲的爹叫林开川,早年在辽东守备府和老种经略相公混,那会儿老种经略相公还没被尊奉为老种经略,大家直呼其名”种谔”。这是大家比较清醒的时候,要是不清醒,就叫他”杂种“。

后来,老种经略调延安戍边,林开川调回东京汴梁执教禁军。老种经略直面辽人兵锋,林老教头每天教刺、扎、戳、挑,然后实战演习的时候顶盔贯甲上阵冲杀,每次都赢。日久天长,两个人的级别可就越差越大,到老种经略的侄子小种经略都成了二品的时候,林老教头还是四品。

按照枪术圈的说法,杨、林、呼延、徐是四大名家,北宋武人习枪皆以此四宗为尊长。四宗中杨家声名最显,呼延家爵位最高,徐家次之,而林家最末。林老教头觉得自己艺术水平如此之高,而行政级别如此之低,内心越来越不平衡,加上年逾五旬,朝里现下流行提拔年轻干部,自己仕途上怕是已经过了气。趁着自己还在位上,跟老种经略相公又有渊源,正该为儿子铺路。于是,他死逼硬磨,把林冲赶到了御前突刺学院。在这学院里,林老教头颇有德望,唯一避讳者无非杨家。杨家现任杨老花枪在御前突刺学院说一不二,不过他刚刚厚着脸皮把侄子杨志塞进去,估计也不好意思对林冲横挑鼻子竖挑眼。虽说杨林两家一直不和,林老教头觉得杨老不死的也没来由去找自己麻烦。

按照林冲的意思,他根本就不想进突刺学院,因为这个学院培养出来的干部太过于危险,一不留神就得抽到西北在最前线上跟党项那票蛮族拼刺刀。安全起见,不如去神机营学军事策划学,或火器制造学,将来远离战场,指手划脚就成了。为了扭转这种偏见,林老教头对林冲做了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——用一根盘藤棍抽了林冲三天。

林老教头教御林军的时候糊里糊涂,抽起林冲来那是一丝不苟,那根盘藤棍施展开来,打得林冲鬼哭狼嚎、鸡飞狗跳。街坊们纷纷出门观赏,有过分的还搬个板凳远远地看。”哎,林教头这棍法,不愧是枪术高手,你看那刺、扎、戳、挑,我操,这招是凤点头?”后来林冲和兄弟们跟刀斧学院的小子们干架,看见人圈后面那些搬沙发板凳看热闹的就火冒三丈,你丫看就看呗,还搬个沙发板凳的,你他娘的有点人性没?

那三天的盘藤棍打得林冲失语,好几天一闭上眼满脑子都是棍花。

在这种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下,林冲选择枪矛专业就好理解了。在这种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下,林冲在学院里得过且过也就更好理解了。

晚上吃饭的时候,哥几个说高老头装逼装得有点儿过,那个什么今天昨天明天还回来肯定不是他的原创。这老头在学院这么多年,不知糟蹋了多少良家妇女、下一代的花骨朵,他说的话要能信,明天就先让他还回来个看看……

这哥几个嘴臭且准。第二天,高老头就把今天和昨天还上了,十七个三角形的洞,只有一个在致命处,入口不深,其余十六个刺得也半深不浅,奇怪的是,老头的表情还挺乐呵,往白床单上一躺,身下那几滩血宛如一大朵怒放的牡丹再配上几朵含苞待放的芍药。

所以,提刑司的兄弟们说,感觉这老头子其实属于善终,死得多后现代呀……

但你就算死成意识流也不成,高老头是享受门下省津贴的人,平东郡王高怀亮嫡派子孙,高家枪法虽不在四大名家之列,但高家先祖高思继曾列五代十国第一名枪,枪术界谁不尊仰。到了康王南渡,岳飞抗金,高家后人高宠在牛头山枪伤完颜兀术,力挑铁滑车,然后就给铁滑车砸死了……当然这是后话。再加上高老头热爱生活,德艺双馨,桃梨满天下且无不良嗜好,爱搞女人属于情趣高雅,老当益壮断然不算毛病。他现在一丝不挂、身上十七个洞,要定性是自杀,就得重新证明高老头是个天体主义者、喜欢自虐,最关键的,还得找到凶器。

问题这个凶器,现在还有争论。提刑司初步判断可能是一柄短矛或短枪,因为长矛大枪屋里施展不开。但高老头的弟子们坚决认为是一把三棱长刀,这种刀有尖没刃,类似党项步兵的突刺刀。这摆明是胡说八道,且不说党项步兵有没有这种突刺刀,便是有,他们要能摸进汴梁城来这就是上升到国家安全的政治大事件。不过这种说法的初衷可以理解,高老头要是死于枪矛之下,”枪矛泰斗“的脸往哪儿搁,高派弟子以后出去可咋混?

但枪矛专业的其他先生们出于认真负责的态度,赞同凶器是短枪矛,因为长矛大枪先不说屋里施展如何,创口也不能如此之小。挺高派于是反驳:”用枪矛,那就是有打斗,屋里的瓶瓶罐罐一样没碎,咋解释?”这种论调于是马上被先生们痛批:”凶器是枪矛,谁说一定有打斗?就算有打斗,短枪矛突刺,又不是乱抡乱砸,凶手要真像你们高派枪法大开大阖,高老爷子估计也死不了?”

最后,为保高老头名节,双方统一口径:高老头死于暗杀,凶器是弩,中了十七弩!三角形的洞是箭尖的三棱所致。凶手疑是辽人或党项人。至于一丝不挂等细节一律封口,严禁外泄,违者按谋逆问罪。

林冲哥几个直接就在营帐里问候提刑司和高派弟子们的祖宗十八代

高老头名节是保住了,黑锅甩给契丹人和党项人,他们能答应不?就算他们答应,这边都咬定是暗杀了,下一步得做点姿态呗?咋做?半真半假地发兵打一仗呗!派谁上?咱们这票所谓枪矛精英呗!

也不知道现在改个学院还来得及不?

然而,这帮小子还是年轻,空有匹夫之勇,研判大势之浅薄尚不及贩夫走卒。东京城的车把式们、伙夫们开始怂恿各自的东家筹集丝绸瓷器茶叶珠玉到边境贩卖。估计接下来边境上要紧张,开军见仗定然不会,但关闭互市终不可免,这一关估计六七个月开放不了,抢这当口贩货屯奇,必有厚报……

百度一下:林冲夜奔 — 你们就作吧